亂世嫡女狠角色 第54章家宴

    一牆之隔的慧雲殿,關起房門來,只剩下子母三人。樂筆趣 m.lebiqu.com

    晉之王那新扶雪,晉之王素來不上心,自然子母三人的私密話,也不會給她介入的機會。

    房內,宣王終是壓不住一早上的怨氣,亦可能是全部臘月里的怨氣,惱的直恨恨「母妃,你說殷蒙到底給父皇灌了什麽迷魂藥,便擺個宴會我和四哥提前走了一步,後果他起訴到父皇那去,父皇明面上什麽都沒和我們說,卻隔幾日便給殷蒙送去了那麽多的犒賞,昭顯恩寵。另有」

    他氣不打一處來「您不曉得,昨日父皇分發福字,給秦王府發的是十二張,而我和四哥兩人加起來也才十六張,他的福字,居然和老大三哥持平,只比二哥五哥少了一張而已。」

    「不僅如此,年宴賜菜,他那是一道水晶八寶鴨,我便一道芙蓉雪蓮羹,四哥倒是有個豬肘子,可也比不上他那道好啊。」

    「最最氣人今日您是不曉得,我們兄弟按照老小序次給父皇賀年,老大他們進去至多也便一刻鐘出來了,我們頂着朔風在裏頭等了殷蒙他們差不多半個時候,那駱扶雪出來後,還自滿的對兒臣做鬼臉。兒臣本已是夠壓制怒氣了,卻不曉得她對父皇說了我什麽,我進去賀年,父皇卻好一頓的訓斥我,呼,呼,呼」

    他氣的面紅耳赤,叉着腰連續在屋內踱步。

    惠妃也冷了臉「這殷蒙,素來本妃也不把他放在眼裏,他今時今日,倒是要高出到本妃兩個兒子頭上來不可能」

    晉之王倒是說了句其實話「母妃,不曲直天歌,他何處有這本事,是父皇,父皇便日對他有復寵之意。」

    「復寵能寵到何處去,便是過去,也對他爾爾,否則奪嫡之事又豈能如此打壓他,至多是這一年來他的確活的有些窩囊,加之你們總是給他表情,你們的父皇是最不稀飯看到你們兄弟之間有嫌隙的,以後,略微對他或是客套些。」

    「客套,怎麼客套,駱扶雪害死了蘇眉」

    「啪」一個耳光毫不包涵的甩在了晉之王左頰,「賤人罪不容誅,便不是駱扶雪,母妃我也容不得她,紅顏禍水,瞧瞧你,到今時今日娶了正妃還如此執迷不悟,這女人便該死死一千遍。」

    眼看着惠妃生氣,晉之王內心難過,負氣不說話。

    宣王忙是相勸「母妃,別生氣別生氣,我們現在是商議如何對付殷蒙呢,別自己人先和自己翻了臉。」

    惠妃冷冷看向晉之王「神志給我清楚些,有些不該想的人事物,最女人了斷的潔淨。」

    她恨透了蘇眉,這個馬夫的女兒,差點便毀掉了她兒子,毀掉了她。

    晉之王不敢回嘴,點點頭「是,兒臣錯了。」

    惠妃語氣才算緩解少少「曉得錯了便好,天放,天風,聽着,秦王現在是掉了毛的鳳凰,想飛也飛不上九重霄,你們兄弟便是太欺軟怕硬,因此連續揪着秦王不放,到處針對惹了你們父皇不高興,欺軟怕硬不是錯,卻也不是生計之道,你可以欺軟,卻不能落人痛處,你可以怕硬,卻也要攀上這硬,莫非你們兩人,真的對地位一點想法都沒有,只喜悅當乾王的侍從,幫着他欺壓殷蒙玩玩嗎」

    空氣剎時嚴峻。

    誰也未曾說話。

    惠妃曉得,這些話今日講,的確不妥,因而嘆了口氣「好了,以後兩兄弟,好好弄清楚來日該何去何從,不要和小孩子負氣似的,揪着個秦王不放了,在秦王府浪費的力氣,也早夠你們干一番大事了。」

    「母妃,那駱扶雪今日對兒臣做鬼臉。」

    「一個婦道人家,或是個不懂事的婦道人家,你莫非還要同她一般計算」

    晉之王也勸「狗咬你一口,你總不能咬回來,咬一嘴

相關: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亂世嫡女狠角色第54章家宴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01s 2.331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