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嫡女狠角色 第60章白做了

    「少谷主,您或是趕緊走吧,大夜晚,別自討苦吃了。筆硯閣 m.biyange.net」

    殷熬勸的一臉誠懇,徐莫庭表情又青又白又紅,氣急敗壞的指着屋內「老子哪天弄死你。」

    又一道寒光襲來,或是殷熬協助擋了,邊又勸「少谷主,您再不走,下一次可能殷熬也擋不住了。」

    徐莫庭留意到,殷熬的虎口滲了血。

    要從殷蒙手裏接下兩道暗器,他做不到,殷熬也最吃力。

    為了小命,徐莫庭很沒種咽下惡氣,走了,內心卻是清楚,殷蒙如果是真要他死,殷熬是接不住那暗器的。

    可或是氣啊,氣的出都出來了,拐彎又去了駱扶雪的裕豐院。

    他想着,打那隻公老虎,他還打這隻母老虎了

    進入駱扶雪房間,他本想恫嚇駱扶雪,可腳步才往前走了一步,窗外便傳來殷熬頗為無奈的勸說「您真的是想找死嗎」

    徐莫庭脊背僵住了,轉過身子看到殷熬背後的殷蒙,以及殷蒙手裏的羊毫,他猶如被點了索線的竄天鼠,飛也似的穿破屋頂,猖獗逃命而去。

    「稀里嘩啦哐噹噹。」

    一陣巨響,駱扶雪驚醒了。

    小悅也醒了,鞋子都穿反了衝進入「小姐,怎麼了怎麼了」

    「快掌燈。」

    小悅趕緊點燈,屋內有了光線,窗口邊上一片狼藉,瓦礫散落一地。

    駱扶雪和小悅走到那片狼藉下,主僕都是一臉懵圈,從天上看到地上,又從地上看到天上,半晌駱扶雪嘴角抽抽「好似進賊了。」

    「好,好似是。」

    「或是個腦子不大好使的笨賊,窗開着,非要穿屋頂走。」

    「好,好似是。」

    「你說,他這麼牛,是上天了嗎」

    抬頭看着大洞。

    小悅點點頭「可,可能吧。」

    裕豐院遭了賊,一個腦子不大好使的賊,啥也沒少啥也沒丟,便是屋頂給穿了個大洞穴。

    一早上天不亮,小悅便叫了劉管家來修理修繕。

    今兒還要召喚來賓呢,這屋裏哪能如此德行。

    屋頂修睦,天也將將擦亮,駱扶雪「病」在床榻,趙如玉「當」家一回。

    今日來賀年的幾個人,駱扶雪認得的不多。

    她雖說生於將軍府,可早前在顏府,她和婢女僕眾也沒什麽差別,這官場上新舊友替又快,那些官員大半她都沒見過。

    出面走了個過場,一番稍許酬酢,她便推說病了把全部都交給了趙如玉。

    趙如玉接這差事接的毫不牽強。

    那些官家的禮儀典制,駱扶雪不身子了解也懶得了解,趙如玉則是信手拈來,拿捏的靈活。

    一日代理下來,夜裏劉管家被傳喚進屋,駱扶雪問起趙如玉今日的闡揚,劉管家直誇她能幹,說今日這番召喚,趙如玉將自照望的妥妥善帖,昭顯秦王府的好客樸拙,另邊,她身上自有一股森嚴,又不失了秦王府的高貴地位。

    駱扶雪滿意的點點頭,慵懶的招招手,交託「,你也和今日這匹配合她,今日還沒太晚,她累了一天,你差人送個浴桶去她房裏,調配些舒緩委靡的浴湯給她,便說是殷蒙犒賞的。」

    趙如玉如此盡心竭力,駱扶雪當然也要給她點好處,接下來幾日,駱扶雪可都期望趙如玉了。

    劉管家是個伶俐人,趙如玉能如此幫襯駱扶雪,他自然曉得是為了哪一個。

    但伶俐人也有懵懂的時候,例如他身子是不了解駱扶雪為什麼要替趙如玉鋪路搭橋。

    想不清楚的,他也不敢問的,他吃了駱扶雪幾

相關: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亂世嫡女狠角色第60章白做了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06s 2.329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