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 第二百零一章 兩撥黑衣人

    累了一整天之後,洗個澡躺在床上吃東西,是最舒服的事情,然而傅司言卻強行把白如笙拉起來:「餅乾渣會掉床上,去餐桌上吃。讀字閣 m.duzige.com」

    「可是我想躺着~」一路奔波,白如笙確實累壞了。

    「等我一下。」傅司言把床重新整理了,然後坐到餐桌旁讓白如笙躺到他懷裏:「這樣即躺着,又不會弄髒床了。」

    白如笙輕擰他稜角分明的臉頰,賞他一吻:「你對我真好~」

    「我是你未婚夫,不對你好對誰好。」傅司言也吃着餅乾,「不知道我媽現在在哪裏。」

    「別急,等弄清楚這裏的情況,我們一起悄悄打探你媽媽的下落。」白如笙安慰他。

    傅司言看了看窗外的夜色,這裏人生地不熟,也只能這樣。嗅着白如笙身上散發的淡淡香味,他忍不住出神:「等救出我媽,我們回去就舉辦婚禮。」

    「想得美,我還沒到法定結婚年齡呢。」白如笙放下餅乾,「我總覺得,這個林松寒叫我們來這裏,說不定跟你媽媽有關。」

    「我也這樣想,所以才讓他們在山下按兵不動。」傅司言說。

    「反正他們閒着也是閒着,不如讓他們打聽一下有沒有於曉婷的消息。」白如笙摸着脖子上的玉佩,「早點找到玉佩,省的我們兩個行動都不方便。」

    傅司言卻不這麼想,摟白如笙的力道又加深了些:「我倒覺得這樣挺好,睡在一個房間出了事也能有個照應。」

    「信你個鬼!」白如笙起身跳到床上,「睡覺,明天還要早起。」

    兩個人都累了睡得很香,但是窗戶打開一條縫隙透進月光的時候,兩個人同時睜開眼。

    白如笙指尖輕叩傅司言搭在她腰上的手背,提醒他不要出聲。傅司言也回叩兩下,兩個人心照不宣微微眯眼偷瞄窗戶上的動靜。

    山上的月光格外清亮,從窗戶翻進來的人一舉一動都被白如笙跟傅司言看的一清二楚。來人穿着黑色緊身休閒衣,在屋裏一番摸索找到他們的行李箱,緊接着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那人試圖打開行李箱。然而行李箱都太結實而且帶着密碼鎖根本打不開,那人試了好一會決定放棄,順着窗戶又溜出去。

    窗戶被關上,傅司言這才開口說話:「這個人看起來很陌生,之前沒見過。」他過目不忘,見過一次的人他絕對不會忘記。

    「想開我們的行李箱,說明想要我們身上的東西。」白如笙有種不好的預感,她身上的貴重物品只有一個,就是那半部梨山心法。

    傅司言也想到了,擔心的說:「那我們這趟就危險了···」

    「噓~」白如笙示意他別出聲,「又有人來了!」

    兩個人趕緊裝睡,果然,窗戶再次被推開,又一個黑衣人悄悄潛伏進來,不過這次的人白如笙跟傅司言都認識,就是搶走梨山心法的黑衣人,那個項鍊的主人。

    那人剛找到行李箱,忽然察覺床上的呼吸不對,一個閃身想退出去。

    「站住!」白如笙掀開被子跳起來,一腳踢飛床頭的凳子將黑衣人攔住。傅司言開燈,這才發現來人穿的衣服跟之前到傅家送信的信使一模一樣,只是臉上仍舊蒙着黑巾。

    「你果然是林氏的人,快把心法交出來!」白如笙說着話走到窗戶旁,攔住去路。

    傅司言也到門口攔住,將黑衣人堵在屋裏:「快交出心法,否則別想離開!」

    黑衣人在白如笙跟傅司言之間來回打量一番,把目標鎖定在較弱的傅司言身上。白如笙見狀直接上去拿人,然而黑衣人並沒有乖乖就範,甩開膀子跟白如笙打起來。他自然不是白如笙的對手,被壓制的死死的,一拳打出去落空不說還被白如

宴少絕寵小嬌妻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第二百零一章 兩撥黑衣人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07s 2.329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