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 第二百三十三章 癌症還怕髒

    傅司言不死心的問「那個人姓什麼叫什麼名字」見他爸搖頭,「不是,你們這都交付玉佩的交情,你連對方名字都不知道」

    「不是不知道,只是我覺得他用的是假名字,告訴你了也沒什麼用。伏魔府 www.fumofu.com」傅正明說。

    「什麼意思」傅司言問。

    「當時我就發現了,每次忽然間叫他,他都要反應一會才回應,如果是真名肯定下意識就回應。」傅正明篤定的說道,「我想他不說肯定有不說的原因,就沒管。」

    線索到這裏又斷了,晚上傅司言把消息如實告訴白如笙「玉佩這條線索算是斷了,我覺得跟你的身世應該沒什麼關係。」

    「臨市人口眾多,茫茫人海,很難說的清誰跟誰之間有關聯。不管玉佩跟我的身世有沒有關係,我都要去一趟雪山,把於曉婷找回來。」白如笙眉宇間隱隱顯露愁容,「昨天我去醫院,大於師兄情緒很不好,做什麼事都厭厭的打不起精神,我擔心他可能知道什麼了。」

    「你沒問他」傅司言也覺得是個隱患,於洪斌得的畢竟是癌症,不是尋常的頭疼腦熱傷風感冒,如果吃着藥能好隱瞞過去也就算了,若是瞞不過去,不知道於洪斌能不能承受得住這種打擊。

    「我問了,但他什麼都不說。」白如笙本就是個直來直去的,這些日子整天擔心於洪斌,到了他面前又要假裝很高興,整的她整個人都快扭曲發瘋了。

    傅司言最看不得她難過愁苦,忙安慰「明天去學院我陪你一塊去,我也是男的,說不定跟他好說話些。」

    白如笙感激的抱住他「謝謝你,你對我真好。」自從他姑媽過來的這段日子,她把傅家所有人對她的態度都看在眼裏,深深感覺自己何德何能,竟然找到這麼疼愛她呵護她的未婚夫。就連未來公公婆婆也處處幫着她說話,絲毫不受傅正琳態度的影響。

    傅司言受傷用力回應着「傻瓜,你可是我未婚妻,再有兩個多月我們就要結婚了,是堂堂正正的夫妻,我不對你好對誰好。」

    逐夢學院,已經是十二月初,學院即將迎來期末大考,整個學院都在加緊練習爭取好出個好成績。頂尖班因為白如笙的親自教學,整個班級的同學都有飛躍式的進步,連吳錦都說不光基本功紮實了,就連功夫練的也比以前好很多。

    尤其吳錦所帶的頂尖班前幾天跟逐鹿學院的頂尖班舉辦了一場小型友誼賽,逐夢學院可謂大獲全勝。這一下子激勵了學院的所有同學,普通班的同學也跟着歡欣鼓舞,練功也比以前更勤奮。

    一到學院白如笙就巡視一圈,十分滿意,若是照這樣下

    去,期末大家肯定都能考出個好成績。

    唯獨於洪斌悶悶不樂,跟整個學院的氣氛形成鮮明對比,獨自一個人坐在小路長椅上發呆,連白如笙跟傅司言走近都沒察覺。

    「你看他是不是不正常,咱們練功的聽覺敏銳,怎麼可能人都靠這麼近了還沒察覺。」白如笙憂心忡忡,小聲嘀咕。

    傅司言也覺得是,讓白如笙避一避,他找於洪斌說說話。他沒有刻意壓低動作聲音,可於洪斌還是等到他站到身邊影子遮擋住陽光才發覺。

    看到傅司言,於洪斌還是淡淡的,用低沉到不能再低沉的聲音說「你來了。」

    「幾天沒見你,我有點想你了,所以跟小白一塊過來看看你。」傅司言拿出一盒煙,「這是一個朋友給的,我不抽煙,記得你抽。」

    於洪斌沒有客氣,只道了聲謝就接過來,直接打開,一根接一根的抽起來。

    見他這個樣子,傅司言基本可以斷定他心裏有事,男人之間不需要拐外抹角,他直接問「你是不是在為自己的身體擔心」

    於洪斌手一抖

宴少絕寵小嬌妻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第二百三十三章 癌症還怕髒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35s 2.331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