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 第二百七十八章 病的奇怪

    林子愈雖然沒有反駁,但握緊的拳頭顯示他不會聽。筆神閣 m.bishenge。com

    然而,白氏門人並沒有像白錦亭預想的那樣圍上來,而是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冷眼看着。

    白錦亭臉色唰白,怎麼也不相信眼前的場景「你們你們竟然都不聽我的」

    王箏氣不過,指着門人責罵「你們一個個吃着白氏的住着白氏的,關鍵時候一個都用不上,都學的吃裏扒外」

    「爸,媽,你們不能這麼說,他們也都看到是如竺不守規矩在先。」白如篌已經不知道怎麼說他爸媽,袒護女兒也要有個限度,如今對方是林氏門主,鬧起來就不是規矩不規矩的事而是門派間的爭鬥,他不能讓多少年來一直和平共處的四門因為他家人而鬧僵。

    「你給我滾開」王箏一巴掌打過去,憤怒指責,「都是你挑的頭,連你都不聽我們的,要不然他們怎麼敢如今你是大了翅膀硬了,聯合外人對付我們,我真後悔生了你」

    雖然白如笙從小沒有父母在身邊,但她能理解王箏的話對白如篌傷害有多大,看白如篌極力壓抑着怒火的樣子,忍不住出來打抱不平。

    「你們兩口子是聾了還是瞎了」

    白錦亭跟王箏立即把目光轉移到白如笙身上「你說什麼」

    「我說你們兩口子是聾了還是瞎了」白如笙又重複了一遍,指着地上的劍說,「這是白如竺的劍,只要不瞎就能看得出來我們兩個在比試劍術。既然是比武那輸贏都是常事,怎麼能說我欺負。再說了,這麼多雙眼睛看着呢,真要是我欺負白如竺他們肯定不願意。」

    她往前兩步,輕蔑的說「如果真是我欺負了白如竺也沒人幫她,那也是她人緣太差,要自我反省一下。」

    「既然是比試武功,我女兒怎麼能受這麼重的傷」王箏上前兩步,像瘋狗似的大吼。

    白如笙看着她厚厚的嘴唇,解釋說「是白如竺輸了不認賬,趁我跟白如篌說話偷襲,我反擊也很正常吧。你兒子都已經解釋過了,是你們兩個不聽,怎麼,你兒子在你們眼裏就這麼不值得信任」

    白如篌垂喪着腦袋,臉頰肌肉一直緊繃着,好一會才說「既然誤會解開了,還是趕緊送如竺回房間,找醫生看看。」

    「我被人欺負你都不管,你還是不是我哥」白如竺眼冒恨意,從白如篌身邊經過的時候狠狠推開他。

    王箏一看女兒氣走了,也匆忙跟上去,白錦亭更是狠狠哼了一聲,出門的時候狠狠掃門人一眼,氣沖衝出去。

    他們走後,白如篌驅散眾人「早飯時間到了,快去飯堂吃飯吧。」

    林子愈走過去握住白

    如篌的手,誠懇道謝「多謝你能在這個時候出來說句公道話。」雖然他們沒錯,但在外人跟親人面前很少人能做到公平公正,沖這點他就佩服白如篌。

    「應該的。」白如篌抬起頭,露出清淺笑容,「說起來我也要為我妹妹道歉,是她冒犯了。」

    「沒關係,也沒傷到我。」白如笙表示不介意,也朝他伸出手。

    傅司言也過來「你可以叫我司言,以後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

    「嗯,你們在山門裏要是有什麼事也可以過來找我。」白如篌是真的很喜歡他們。

    忽然,練功房的門被猛的推開,一位門人氣喘粗粗的大叫「不好了,如篌,門主去山下迎接宮氏少民主,剛出山門忽然暈倒了」

    「什麼」白如篌臉色大變,忙跑出去,「奶奶人現在在哪呢」

    「剛送回房間,已經安排人去請醫生,應該馬上就到。」門人說着領他上樓去。

    白如笙他們面面相覷,她記得剛才那個門人確實是剛才跟在白老

宴少絕寵小嬌妻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第二百七十八章 病的奇怪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12s 2.327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