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 第三百六十四章 她會是誰?

    「你的意思是,林恆之也不知道這是一塊假的玉佩,他也被騙了?」

    「暫時還不知道林恆之的想法。讀字閣 m.duzige.com」葉尋替傅司言做了回答,他看了一眼在傅司言懷中的白如笙,眼裏忽然出現了受傷:「白校長,我瞞了你,其實是林恆之讓我過來找你的,他說這樣才能幫助你。」

    但他的出現,他的所作所為,似乎對白如笙造成了困擾。

    為此,他後悔不已。

    「我知道你的出現,是林恆之的安排。」說完這句話之後,白如笙沒有看葉尋,只伸出手,向傅司言要林恆之給她的那半枚玉佩:「給我看看。」

    「嗯,好。」傅司言猶豫了一下,卻還是把玉佩從文件袋裏拿出來,交到了白如笙的手上:「如笙,我懷疑那天和林恆之一同出現的那個女人,是我的母親。你曾和她有過近距離接觸,你有沒有這方面的想法。」

    白如笙的全部心思都在玉佩上,幾乎沒有把傅司言的話進去。

    「你剛剛說了什麼?」白如笙握緊玉佩,轉頭看向傅司言:「我沒有聽清楚,能再說一次?」

    傅司言重複了一遍,他太想從白如笙口中,知道事情的真相。

    但白如笙的回答讓他感到了失望,他難以置信地看着白如笙,搖頭道:「如笙,她真的不是我媽嗎?雖然沒有看見臉,但那身型幾乎和我媽的一樣,我不會看走眼的。」

    聽見這話,白如笙忽然覺得難過:「司言,會找到媽的。」

    葉尋覺得他在這裏太多餘,眼前的兩人又沉浸在情緒中,絲毫沒有注意到他,不如就趁此離開為好。

    他走了好久,白如笙才發現葉尋不見了,她疑惑地看向傅司言,問:「你為何要與葉尋吵架?他雖然是林恆之安排的,但他也是為了幫助傅家啊。」

    「葉尋認錯了人。」傅司言在心裏再三思量,最後說了這樣一句話,他不忍心告訴白如笙,葉尋告訴他的話——葉尋曾和白如笙有過一夜情。

    他自然是相信白如笙的,但又沒有辦法不往這邊想。

    白如笙沒有看出傅司言的異樣,聞言點頭之後,又攤開手心撫摸碧玉,眼神中有帶不走的傷感,這要是師傅給自己的那半枚玉佩,該有多好。

    「你們怎麼在地上,司言,你不知道如笙身體不好,不能受涼嗎?」傅正明為白如笙住院的事情正上火,一看見這一幕,心裏的火氣更是燒得旺盛起來,他幾步上前,期間不停地數落傅司言:「司言,你是如笙的丈夫,應該多把心思放在如笙的身上。」

    白如笙在一旁聽得臉頰燥熱,她不好意思地垂下眸子,低聲說道:「爸爸,是我不小心摔了,和司言沒有關係的。」

    傅正明聞言依舊不停責怪傅司言:「那他沒有把你抱起

    來放在床上,也還是他的錯。如笙,你別有心裏負擔,我……」

    「爸,您別說了。」傅司言心裏雜亂又煩悶,耐心地把白如笙從地上抱起來,轉身回病房放床上:「我看見媽了,她和林恆之在一起。我猜測,傅家這次出事,可能和媽有關係。」

    雖然傅司言不願意接受,但在他心裏,這已經是個鐵打的事實了。

    沒有宋美蘭的幫助,林恆之根本不可能知道生產產品的具體地方。

    傅正明聽見這句話,全身上下徹底僵硬了,他艱難地扯了扯唇角,聲音飄忽不定:「司言,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媽人品極好,即便我們之間沒了感情,也不可能做對不起我的事情的。」

    更何況,他能感覺到,他和宋美蘭之間,還有深厚的感情。

    所以傅司言的話,他一個字都不信,一個字都不願意相信。

    「

宴少絕寵小嬌妻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第三百六十四章 她會是誰?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14s 2.329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