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 第四百二十二章 紅顏禍水

    「不,我不要。讀爸爸 www.dubaba.cc」白如籮瞪大眸子,驚恐地看着白如笙,而後忽然想起一件事,立刻抬起下巴否認道:「你不要胡說,我的真實身份就是奶奶的孫女!」

    白如籮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白如笙這個鄉巴佬,會知道她不是白門主的孫女。

    這個女人一定是在套話。

    白如笙勾了勾嘴角,沒有興趣與白如籮辨認她的真實身份。

    「白如籮,你這四肢簡單,頭腦更簡單的樣子,能是白氏的嫡親血脈,開什麼玩笑。」這句話是白如笙的真心話。

    她和白如籮比起來,簡直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在天上的那個人,是白如笙。

    「你放屁,我……」白如籮被白如笙激怒得連髒話都說出來了,和裝出來的形象,完全不一樣。

    她大概是不想要她偽善的面具了,才說出這話來。

    林朵兒擰起眉頭,伸手捂住了口無遮攔的白如籮,生怕這個女人越說越錯。

    「白如笙,你推搡我下湖我可以不計較,但你把如籮推入湖中,我不能不計較。」林朵兒眼尖,掃過不遠處走過去的僕人,這句話立刻就說出來。

    如果沒有看錯的話,剛剛那名僕人,是白老太太身邊的人。

    僕人元墨回頭掃過空地上的三個人,露出了個疑惑的目光,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白如笙眉眼一挑,用餘光掃過走過去的元墨,心下立刻明白了過來。

    「如籮,我們走。」林朵兒給了白如籮一個眼神。

    白如籮反應過來,立刻點了點頭,與林朵兒一左一右離開了事故地。

    白如笙也沒閒着,先去庭院轉了一圈,而後才回到房間。

    不巧,正撞上要出門的傅司言。

    他看見她很意外:「這就回來了?」

    練功不應該整上午地練習?怎麼短短一個小時就回來了?

    她回來了,自己該怎麼脫身,去買東西啊?

    他想着情人節要到了,去給白如笙買點禮物,畢竟女孩子都喜歡禮物的。

    白如笙看出了傅司言眼裏的心虛,身子側了側:「我和你一起出去。」

    「一起?」聽見白如笙的話,傅司言的聲音當即提高了兩個調。

    買禮物哪有被當事人陪着的!

    不可以。

    「不可以?」白如笙挑眉問他。

    「嗯,有些不方便。」傅司言反應過來,當即調低了聲音,想到買禮物這件事,臉一下子就紅了。

    白如笙向來不是多心的人,但傅司言這個樣子,白如笙沒有辦法不多心。

    「哦,好。」她點頭應聲。

    傅司言也許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才不想和自己一起去。

    她有些在意,又有些釋懷。

    男人,哪有一直和女人粘在一起的。

    越是安慰,心裏便越

    有些苦。

    但她面上沒有波瀾,絲毫看不出來,胸腔里波濤洶湧。

    「那麼,我走了?」傅司言擰了一下大腿,疼痛讓他一個激靈,把壓在嗓子的話,一口氣說了出來。

    沒有想像中的暴風雨,也沒有審問。

    她這是……不在意嗎?

    不在意他去哪裏,去做什麼。

    「我……」傅司言想要解釋什麼,可話到嘴邊,怎麼也說不出口,好在白如笙也在這個時候出了聲:「我也正好有事要忙,我先走了。」

    話音落下,白如笙已經轉過身子,往前走了幾步。

    傅司言再想解釋

宴少絕寵小嬌妻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第四百二十二章 紅顏禍水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09s 2.326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