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 第四百六十七章 傅哥,你的珍珠掉了

    白如笙掃了一眼管家手裏捏着的珍珠,隨後把目光落在了傅司言身上。筆神閣 bishenge.com

    傅司言神色自若,與白如笙對視之後,正要開口,話題就被k搶了過去:「哎呀,這個珍珠好眼熟啊,我好像在哪裏見過。傅哥,我記得——」

    &傅司言笑了笑,隨後走到管家面前,搶過珍珠便放進了衣服口袋裏,坦然說道:「是我初戀送給我的禮物,我找了好久,原來是落在這裏了。」

    管家想說的話全被k堵了回去,悶悶地看了王宇一眼,本想繼續拿珍珠做文章,可見王宇一副想要息事寧人的模樣,便把喉嚨里的話吞了下去。

    好氣啊,明明有人用珍珠打我的膝蓋,導致我身子一偏,就往先生的身上倒去,這才讓先生口袋裏的西洋參掉了出來,可偏偏不能說。

    &還要忙顧老先生的後事,就不打攪各位了。」王宇深深睨了一眼k,沉默了片刻,繼續說道:「林恆之被我關在了閣樓,管家那裏有鑰匙,如果你們要見他的話,找管家就可以了。」

    言下之意,沒事別來打攪我。

    白如笙瞭然地點了點頭,目光追隨着王宇的背影,直到看不見王宇,她才垂下眸子,悶悶地問傅司言:「看見了嗎?」

    &麼?」傅司言正思考一個問題,忽然聽見白如笙的問題,不由得一愣,見白如笙沒有回應,才反應過來,拉住她的手晃了晃:「我看見了,是白氏的令牌。他怎麼會有白氏的令牌。」

    這個問題就是在傅司言腦海里盤旋的那個問題。

    令牌只有門派里位高權重的人才有,比如白氏,只有族老,老太太,白如篌,王箏等手中握有實權的人才有。

    王宇頂多只能算在雪山市做過警察,和白氏有什麼關係?

    兩人都沒有說話,房間的氣氛一下子變得詭異起來。

    &沒有受到詭異氣氛的影響,大大咧咧地走到桌前,把手中的珍珠往桌上一放:「傅哥,你的珍珠掉了。」

    詭異的氣氛不攻而破。

    傅司言和白如笙同時抬起眸子,向k看過去。

    &色一凜,立刻縮了縮眸子:「我說錯了什麼嗎?」

    &沒說錯,這確實是我的東西。」傅司言拿起桌上的珍珠,輕輕地摩挲了片刻,便放進了口袋裏:「顧家和白氏有淵源,王宇到顧家來,不是偶然。」

    甚至,白如笙出現在顧家和白氏,都不算是偶然。

    所有的事情放在一起,仿佛像一張巨大的網,把白如笙、傅司言還有其他的人,都籠絡了進來。

    白如笙覺得心裏壓抑得厲害,有一下無一下地叩擊桌面:「我會聯繫族老,讓他查一查誰的令牌丟了。」

    &老?聽上去像是……嗯,聖人的稱號。」白如笙說話之後,氣氛一

    下子變得極好,k也恢復了活潑的樣子,不同尋常地蹲在凳子上:「我徹查過王宇的短訊來往,發現他的信息網裏面,出現過這個關鍵詞。」

    &確定?」白如笙猛地轉頭,看向k,族老德高望重,清心寡欲,不可能陷入這場權利的爭奪戰裏面。

    她搖了搖頭,如果不是誤會的話,那就族老身邊的人,與王宇有過來往。

    傅司言上前,輕輕按摩着白如笙的太陽穴:「沒有查清楚的事情,就不要說出來了。」

    &來還想說他查到的事情,但一聽見傅司言略有責怪的聲音,立刻從凳子上跳下去,氣鼓鼓地說:「傅哥,我剛幫了你,你就翻臉不認人了。果然啊,男人心海底針。」

    說着話,k就往白如笙的跟前湊了湊。

    忽然,一股子好聞的味道沖入鼻腔,k揉了揉鼻子,莫名覺得這個味

宴少絕寵小嬌妻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第四百六十七章 傅哥,你的珍珠掉了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16s 2.325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