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 第五百零六章 還有什麼對不起他們

    一個整天好吃懶做,遊手好閒,吃穿用度,都是她辛辛苦苦打拼下來的,還有什麼是對不起他們的?要把事情做到這種地步,毒害她和族老?

    &箏和白如籬,是怎麼把你們囚禁了的?原因為何?」白如笙蹙眉,嬌艷的臉龐,盛着幾分冰冷。看書否 www.kanshufou.com

    白如籬這麼沉不住氣嗎?之前沒發現他有這麼大的戾氣,她不過才離開幾天,就肆意做出這種事?

    白老太太目光熱烈地看着白如笙,想起在地下室所受的痛苦,是她此生以來,最大的折磨與屈辱!「那日,白如籬喝的醉醺醺的,沒有召見他,擅自來到我的院子裏求見,開口就是要求我卸下你的門主之位,扶持他繼任,並且要求我,馬上舉行退位典禮,和操辦他的繼位典禮。」

    &一口回絕了,誰知道後面埋伏着一幫人,將我的下人都殺害了,隨後就將我和族老囚禁起來。」

    白如笙尷尬的與她錯開對視,白老門主為什麼凝視着她?好像要透過她這個人,看向另外的東西。

    像,太像了,如笙都一眉一目,都像極了天灝,以前她怎麼就沒有發現呢?明明近在咫尺,還聯合別人一起欺負她,也難怪如笙不認她這個奶奶。白老太太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我並沒有要卸下你的門主之位,扶持白如籬繼位,這一切都是白如籬和他母親,自唱自演的一齣戲,我也沒有退位於幕後,同意將白氏改為如氏!」

    白老太太擔心白如笙相信白如籬,緩慢的語氣,變得急切,「我也絕對不會,將幾代人辛辛苦苦創下的門派,拱手讓人,還是給一個白眼狼,這簡直就是恥辱!我死也不會答應!」

    白老太太越說越生氣,一口氣卡在喉嚨深處一樣,喘不過氣來,胸膛上下起伏着,臉色瞬間漲紅了。

    白如笙不在意,不管白如籬說的是否是真的,白老太太也有沒有這個心思,什麼門主之位,什麼統管門派,她統統都不在乎,之所以暫時接管門主之位,只不過是受族老的囑託。

    &事,你們有什麼看法?」族老捋了捋白花花的鬍子,說道。

    傅司言雋秀的臉龐,清冷、深沉,淡淡說道:「此事,如白老門主所說,以白老門主結交的人脈,白如籬此舉,可謂是愚蠢至極,以為囚禁了白老門主和族老,就能順理成章的繼位了?」

    &老門主隨隨便便說上一句話,與您關係好的,肯定會伸出援手,絆倒白如籬,是十拿九穩的事吧?」

    白老太太冷哼了一聲,贊同傅司言的說法。

    白如籬那個畜生!

    &以,我有個好法子,我們先不要輕舉妄動,讓白如籬誤以為,白老門主和族老,還被囚禁在地下室,讓他快活兩天,再慢慢的打擊白如籬。」傅司言

    冷冷的語氣當中,夾雜着傲慢,思維敏銳,邏輯清晰。

    能在混亂當中,分析事情,得出結論,再冷靜反擊,確實是個人才。族老暗暗點頭。

    白如篌在一旁聽着,眼眸微動,心下慌張、焦急,生生冒出了層層冷汗,覆蓋在他的額頭上,奶奶和傅司言他們,到底想幹嘛?

    白如篌腦海里一片空白,幫助了白老太太,沒想到現在讓自己的母親和弟弟,面臨危險,他該怎麼辦?

    腦海一片空白之中,耳畔只聽傅司言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夾雜着絲絲危險,讓他直打冷顫。

    &他榮華富貴的日子,再悄無聲息中失去,豈不是更加折磨人,更讓人崩潰嗎?」傅司言不厚不薄的嘴唇,噙着一抹冷笑,如蟒蛇吐露它的信子,陰冷、可怖。

    白如笙深感此辦法可行,可以進入下一步,側頭看向傅司言,問道:「怎麼說?」

    &辦法,還要白老門

宴少絕寵小嬌妻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第五百零六章 還有什麼對不起他們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26s 2.328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