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 第五百三十六章 求你放過我

    傅司言冷掃了一眼白如籬,忽略了他到底有多可憐,「來人。大筆趣 www.dabiqu.com」

    在他傅司言的世界裏,沒有同情這個詞。你有勇氣開始,那麼就要有膽量接受結果。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走來幾個高大威猛的人。

    白如籬想起臨山賽車場「完好無損的進來,遍體鱗傷的出去」這個傳說,心裏恐慌,急急跪行着向白如笙而去,「如笙,放過我,我知道錯了!」

    白如笙不經意間看了眼他的尿液,一股洶湧沖向她的胸膛,又卡在她的嗓子眼裏,忍不住捂着嘴作嘔。

    傅司言緊張白如笙,朝幾個保鏢遞去一個冷冷的眼神。

    幾個保鏢會意,其中一人上前猛踢了白如籬一腳,阻止了他的前行。

    &

    保鏢的皮鞋,鞋頭都是那種尖銳的,這一腳下去,腹部上傳來的劇烈的疼痛,好像五臟六腑從他身體抽離開,白如籬痛苦到直不起身子,表情扭曲痛苦。

    &人途中退賽,把他打到剩下一口氣,再把他扔下山。」傅司言冰寒的一句話,決定了白如籬的生死。

    幾個保鏢不敢耽誤,上前一陣拳打腳踢,把此生歷練的功夫,全往白如籬的身上招呼。

    一陣兇殘殘暴的聲音中,白如籬懊悔的聲音,顯得卑微弱小,「不不不,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不該篡位奪權,我不該把白氏的資產佔為己有。」

    白如籬躺在地面上蜷縮着身子,一手護住自己最重要的頭部,一手護住脆弱的腹部,緊緊咬着牙關,任由幾個保鏢往他身上招呼。

    白如笙和傅司言對於他的話,不聞不問,仿佛他就在說着今天還沒吃飯,讓人提不起興致關注。

    白如籬心裏疑惑,為什麼白如笙沒有一點反應?之前,她不是興師動眾的,恨不得把整個白氏都掀了嗎?之後在各種場合,又試圖激怒他,讓他自己露出尾巴,怎麼現在一點反應都沒有?

    &

    終於,白如籬再也隱忍不了,痛呼出來。

    隨即,他腦海里竄過什麼,仍不忘護住他的頭部,急急說道:「白如笙,我們做個交易吧,你讓那些人不要打我,我告訴你一件事。」

    傅司言示意那些保鏢停下,白如笙摸不清他在耍什麼詭計,冷冷的雙眉,微微蹙起,說道:「什麼交易?」

    白如籬被打到鼻青臉腫,雙眼也是烏青一片。

    抬眼,眼前的視野只剩下一條縫,「你們不是想知道,到底白老門主和族老,為什麼會答應讓我繼位嗎?你讓他們放了我,我告訴你事實。」

    白如笙眉毛舒展開來,嬌艷的臉龐,笑靨如花,「不好意思,我不感興趣。」

    白如籬惶恐不安,這是他最後一根稻草了,「你不想知道他們的安危嗎?」

    &們不

    是說,白老門主和族老,好好的呆在白氏,享受天倫之樂嗎?」白如笙說道。

    白如籬青一塊紅一塊的眼睛,目光探究地看着白如笙,試圖從她臉上看出破綻,嬌艷的臉龐,笑得如百花綻放的花朵一樣美麗,絲毫看不出什麼異樣,白如籬的心「咯噔」一下墜落到深淵,摔得他差點窒息而去。

    怨恨與恐懼,一併充斥着他的心臟,白如籬一狠心,放出最後的王牌,「白老門主和族老,是被我囚禁了!囚禁在白氏的地下室里,那個地方,你們就算挖地三尺也找不到的,他們還被我毒啞了嗓子,砍斷了雙手雙腿,只要你放過我,我就告訴你們位置,饒了他們一命。」

    他以為,白如笙剛剛不在乎,是因為還沒到最關鍵的關頭,現在,肯定要反過來苦苦懇求他!

    白如籬噙着血絲的嘴角,勾起一抹

宴少絕寵小嬌妻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第五百三十六章 求你放過我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12s 2.333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