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 第五百九十四章 懷疑你有目的

    如今變成人人嫌棄的過街老鼠,她是否應該幫助母親,拯救趙氏?

    白灝天擔心白如笙誤會他,也不管其他人在現場了,急切的說道:「如笙,你聽我說,你別聽你外奶奶的,當年你母親與我分開,本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沒有什麼因為我才去世,也沒有因為什麼陷害與否。讀書都 www.dushudu.com」

    那時候他年輕氣盛,只考慮到自己,讓小小的如笙,與母親父親分開。快二十年了,他終於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他現在只想和親人團聚。

    他今天過來,就是想要跟白如笙解釋這件事的。

    &放屁,白灝天,你敢說玉舒不是因為你,才喪命的嗎?」趙老門主年紀輕輕便失去了趙玉舒,不管趙玉舒的死,是否與白灝天有關,她都認定,就是白灝天害死她的。

    &就是個膽怯懦弱的男人!」趙老門主想起趙玉舒的不幸,怒指着白灝天,再次重複了當年對白灝天的評價。

    說完,因為怒火攻心,她腳步止不住的往後踉蹌,幸好身後有辦公桌,才止住了她的後退。

    當年的白灝天,是個自尊心強,接受不了別人批評的男人,白氏門派,又是他母親白老門主在掌權,白灝天在白氏,只是個遊手好閒,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男人,母親讓他往東,他絕對不敢往西,當白老門主反對他與趙玉舒的那段感情時,因為害怕他強勢的母親,骨子裏頭又有封建的老思想,認為一個男人當上門女婿,一輩子都脫不掉,被人嘲笑,被人吐槽是吃軟飯。

    他沒有向趙玉舒說明他狹隘的小心思,一邊深情的向她表明自己的真心,不想跟她分開,一邊挑撥她與趙老門主的關係,如果趙老門主再反對同他在一起,只能和她分開。

    威脅與她分手!

    可是因為趙氏的門主之位,傳女不傳男,傳女必傳長女的規定,她從小就被安排好,要學習各種各樣的技能,包括文化程度,她的童年,是沒有樂趣可言的,整日不是埋首於學習,就是無休無止的練功,她很疲憊,她想要與母親訴訴苦。

    但是當她跟趙老門主說起她心裏的苦,得來的,只有趙老門主毫不留情的責罵。

    所有江湖上的人,包括她身邊的姐妹,都是看在趙氏的面子上,看在她是趙氏的未來門主,討好奉承她,沒有一句真話,她找不到真心人可以訴苦。

    面對巨大的壓力,與虛偽的人和事,她只能扎進學習上面,希望有一天,能當趙氏的頂樑柱。

    當她遇到白灝天的時候,他深情溫柔體貼,明白她心裏面的苦,所以她便失去了方向,墮入愛河,一心都在戀愛上面。

    根本沒有去深究白灝天的心思。

    她回趙氏傳達白灝天的話,希望趙老門主,能看在白灝天的真

    心上,同意這門婚事,誰知道,趙老門主只是在挑撥她與白灝天之間的感情,怒斥白灝天是在以分手威脅她,有了這件事,趙老門主對白灝天的印象,只減不增,厭棄他是個膽怯懦弱的男人,更加反對趙玉舒同他在一起,認定他是個不可靠的男人。

    &老門主,當年,白氏不及於趙氏,我忍氣吞聲,接受了你的評價,但是現在,又是什麼,給了你巨大的勇氣,讓你如此評價我?你身後的趙氏,承擔起你的口不擇言嗎?」白灝天怒不可遏,轉念一想,冷冷一笑。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趙老門主怎麼也想不到,十幾年後會敗給白氏吧?

    可能潛意識裏頭,因為他的拋棄妻子,現在的他,更介意別人評價他是個膽怯懦弱的男人。

    自從相認了白如笙這個外孫女,趙老門主就如手裏拿捏着一張王牌,之前的隱忍與退縮,不復存在,佝僂的

宴少絕寵小嬌妻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第五百九十四章 懷疑你有目的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04s 2.324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