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 第八十四章 香艷一瞬

    在眾人詫異目光中,蘇彎彎長裙落地,徹底走光。詞字閣 www.cizige.com她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驚訝大叫,「啊~我的衣服!」

    「不許看,全都轉過去!」蘇父大聲呵斥,脫下自己的外衣給女兒披上。

    蘇母跟夏棋一塊攙扶蘇彎彎上樓,而蘇父則站在原地兇惡得瞪着白如笙,「你怎麼會來這裏!」

    「伯父,她是我未婚妻,是我帶她過來的。」傅司言上前一步,他不容許任何人這麼對白如笙,哪怕是長輩也不行。

    「她當眾羞辱彎彎,你竟然還護着她!」蘇父勃然大怒,一揮手立即招來一群保安,大有連傅司言一塊收拾的架勢。

    大廳里的賓客都驚呆了,一時不知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這兩方誰也不敢站都在一旁戰戰兢兢看事情會怎麼往下發展。

    白如笙站在傅司言身後,一手背後緊緊按住後背的系帶,不卑不亢,「蘇彎彎是自取其辱,怪不得別人。」雖然她行動受限,但也沒把這些虛有其表的保安放在眼裏。

    「接二連三的挑釁,你還敢出言不遜,真當我蘇家是吃素的!」蘇父一個眼神,幾個保安饒過傅司言從後面攻擊白如笙。

    所有人都以為白如笙慘了的時候,卻看到倒地的是保安,白如笙一隻手背在身後,還穿着裙子行動不便,僅憑藉一隻手就把攻擊她的幾個保安撂倒在地。

    其他保安過來都被傅司言攔住,礙於他的身份沒人敢攻擊,都看向蘇父等他發話。

    蘇父目光在傅司言跟白如笙身上流轉,是在打量更是在忖度。蘇家雖然是臨市首富,卻沒什麼真實權利,他不得不有所忌憚。尤其看出白如笙身手不凡,更是不敢再妄動。

    「伯父,今天的事都是一場誤會,到底怎樣您還是去問了彎彎再說。打擾伯母生日會,我十分抱歉,改天再過來道歉。」傅司言鄭重道歉,就帶着白如笙離開蘇家。

    所有人都看向蘇父,他咬着臉頰,沒攔。

    出了門,白如笙還緊緊捂住系在後面的蝴蝶結,她知道只要自己一鬆手,身上的衣服就跟薄雞蛋殼似的整個掉下來。嬌憨的小臉氣呼呼的質問,「你為什麼要道歉,剛才你明明看到是蘇彎彎找事在前,我沒錯!」

    傅司言當眾說出兩人關係,他們兩個現在是一體的,他道歉就相當於她承認自己錯了。

    況且剛才的事傅司言確實看的一清二楚,確實是蘇彎彎故意倒過來想把酒潑到白如笙身上,被躲開後又撲到白如笙身上,想藉機解開她衣服的帶子讓她走光。不過白如笙快人一步,不等她下手便先扯斷蘇彎彎的衣帶。

    看白如笙氣的不輕,他耐着性子解釋,「我也有我的顧慮,首先我們兩家是故交,不光兩家私交甚好,生意工作場上也牽連很廣。今天不管出什麼事我都會站在你面前保護你,但我也要顧慮蘇家的顏面。剛才這麼多人在,蘇彎彎已經當眾丟醜,我們再不依不饒,蘇家的臉面往哪放。」

    「愛往哪放往哪放!」白如笙本來就不解氣,「她蘇彎彎偷我的玉佩,被我發現後更是想陷害我丟人,我不過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還要顧慮他們的顏面,我沒你這麼聖母!」

    一想到傅司言還護着蘇家,白如笙就不悅,車也不坐氣鼓鼓一個人走開。

    傅司言驅車跟上去,夜裏涼風習習,他在車裏都覺得冷更何況白如笙在外面吹着風,還穿的這麼單薄。而且,她迷路了,前面是條死路。他一着急把車子往路邊一停,下車攔住她,把自己的衣服脫給她披上。

    「不要你裝好人!」白如笙把他衣服扔掉,揉揉冰涼的鼻子,繼續往前走。

    傅司言又氣又急,上去一把把人摟住,「你就不能好好聽我說完話~」

宴少絕寵小嬌妻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第八十四章 香艷一瞬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11s 2.33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