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 第八十六章 最毒女人心

    蘇彎彎一聽傅司言找她,激動跑過去,看到白如笙也在瞬間被澆了一盆水。看小說網 www.kanxiaoshuo.net原本以為他是來關心自己為那天晚上的事道歉,現在看來更像是找自己興師問罪。

    「我問你,玉佩是從哪得來的?」傅司言直截了當的問。

    蘇彎彎已經想好對策,隨口說道,「撿的。」

    「你覺得這個藉口我會信?」傅司言沉聲道,「蘇彎彎,一直以來我顧慮到蘇傅兩家的關係才一再不跟你計較,你不要逼我跟你翻臉!」他冷着臉渾身散發着戾氣,如果不是長得帥氣,簡直就是個十足的惡魔。

    蘇彎彎確實被嚇到,磕磕巴巴犟嘴,「我···就是撿的,你能怎麼樣!」她不相信傅司言真的會不顧兩家交情對她動手。

    「你看我能怎麼樣!」傅司言話音剛落,一圈打在蘇彎彎身旁的樹上,碧青的葉子如飄雪般嘩嘩落下。

    「你···你不能傷我。」蘇彎彎說話都帶着哭腔,「我都被她害的那麼丟人,你不補償我也就算了,還幫着她欺負我。」

    換做平日她可憐巴巴訴苦,傅司言或許會懶得搭理她,可今天他不會,又往前逼近一步,惡聲要挾,「你要是不說,我會讓你們蘇家的資產縮水一半,首富的位置這輩子也輪不到你們家。」

    事情雖然重要,但也不至於牽扯到雙方家庭,白如笙過來拉開他,「看我的。」對蘇彎彎來說,最重要的是她的容貌。她上去就打,連說話的機會也不給蘇彎彎,一直打到她反噬得滿臉冒血才停手。

    傅司言雖然知道蘇彎彎已經出現反噬,卻不知道反噬得這麼嚇人,看她狼狽呃模樣卻心疼不起來,早就勸過她就是不聽。

    「啊~我的臉~」蘇彎彎不想傅司言看到自己這個樣子,哪怕疼也死死捂住。偷偷看過去,果然他眼中充滿嫌惡,一瞬間情緒崩塌,嚎啕大哭指責白如笙,「都是你害的我,如果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跟林遲學什麼速成的功夫,害的我臉成這個樣,都是因為你!」

    這個鍋白如笙可不背,她反問道,「是我讓你跟林遲學練功的嗎?我沒有勸你這種心法不能練嗎?你一句沒聽,現在又來怪我,你怪的着嗎!」

    「當然怪你,都怪你勾引司言哥哥,害的他完全無視我。我喜歡了他十多年,怎麼甘心就這麼被你搶走!」蘇彎彎放下手,臉上淚水混着血水,恐怖至極。

    傅司言看不下去,忍不住出聲,「我跟白如笙是有婚約在身,結婚是早晚的事,而且她從來沒有勾引過我,這都是你無端猜想出來的。我也提醒你,就算是沒有白如笙,我也不喜歡你,從來沒想過跟你在一起。」

    「啊~」蘇彎彎大吼一聲,急火攻心,竟然吐出一口膿血昏死過去。

    白如笙上前查看,掐人中卻怎麼都叫不醒蘇彎彎。

    「我來。」傅司言手在衣兜里摸索一會,指尖沾染一些白色粉末從蘇彎彎鼻前划過。

    「唔~」蘇彎彎吐出一口濁氣,人也幽幽醒來。

    時間緊迫讓人看到不好,白如笙拉着蘇彎彎衣領說,「我可以幫你壓制反噬,不過你要告訴我玉佩是從哪裏得來的。」這個交易蘇彎彎不虧,認定愛美心切她肯定會答應。

    誰知蘇彎彎咬緊牙關就是不說,她恨透了白如笙怎麼能順她心意。況且她還有壓制反噬的辦法,相信林遲的藥很快就能製作出來。

    「不肯說是吧。」白如笙伸出食指跟中指緩緩靠近蘇彎彎,陰測測威脅道,「我可以讓你反噬得更加嚴重,嚴重到整張臉全都爛掉,爛的沒一塊好皮。」

    別說蘇彎彎了,傅司言都被嚇到,都說最毒女人心,果然不假。

    蘇彎彎更是看到閻王似的連連後退,

宴少絕寵小嬌妻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約架第八十六章 最毒女人心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199s 2.329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