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梟雄 第二百九十七章 我去醒醒酒

    在楊東眼中看來,吳定遠是一個很沉默寡言的人,兩個人相識這麼久以來,楊東似乎就從來都沒見過吳定遠長篇大論的說過什麼事情,不過幾杯酒下肚的吳定遠,又再次顛覆了楊東的認知。筆硯閣 www。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吳定遠對於酒精的嗜好程度,幾乎超過了楊東認識的所有酒鬼,而且酒量出奇的好,尤其是在微醺之後,話也自然多了起來。

    兩個小時的功夫,吳定遠除了在面前裝花生米的碟子裏吃了幾顆花生,其他的菜一口沒動,但是白酒已經下去了一瓶多,啤酒也喝了一箱半,整個人面色紅潤,眼神比往日明亮了許多。

    「哎,你坐在那像個呆頭鵝似的,不喝酒,尋思啥呢!」吳定遠自顧倒滿了一紮啤杯的酒,看着對面的楊東:「來,再走一個!」

    「遠哥,你讓我緩緩,行不!」一個小時的時間內,楊東單是陪吳定遠,就已經喝下去了十多瓶啤酒,且不論酒力如何,但從體積來說,楊東都感覺這些酒都快灌到自己的嗓子眼了,隨時準備往外噴。

    「完犢子玩應,才喝幾瓶啊,你就緩,來,把這瓶喝了再說!」吳定遠再次舉杯。

    「遠哥,我是個人,又不是個桶,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抬頭就能往下灌啊!」楊東跟吳定遠喝酒後的臉色泛紅不同,而是臉色白的嚇人,對於喝酒臉色發白的人,坊間普遍傳言這種人不值交,其實並不然,從醫學角度上來講,喝酒臉色發白的人,是因為他們體內缺少高活性的乙醛脫氫酶及乙醇脫氫酶處理乙醛,所以這類人過度飲酒,特別容易損傷肝臟,而且正常人喝醉酒之後,大約睡上三十分鐘,也就精神抖擻了,而酒後臉色發白的人,體內酒精的代謝時間,卻需要一到兩天的時間,而楊東這種症狀,也是因為常年服用抑制頭痛的藥物,對內臟造成了慢性損傷引起的。

    「哎呀我艹,你這一個二十多歲的大小伙子,喝酒連我一個半大老頭子都干不過,你咋這麼廢物呢。」吳定遠看見楊東慫了,自顧一仰頭,再次喝下了一紮啤杯的啤酒,隨後又端起了邊上的白酒杯咂了一口,似乎這兩種酒就是相互間的下酒菜一樣。

    「遠叔,你今天晚上沒少喝了,也適可而止吧,喝的太多,傷身體!」柴雨琪看見吳定遠喝成這般模樣,也跟着勸了一句。

    「沒事,我自己心裏有數,你不用管我。」吳定遠咧嘴一笑,晃了晃手裏的白酒杯,繼續啜飲了一口:「我這個人啊,只有喝酒的時候,才能感覺到自己活着,本想着讓這個小崽子陪我喝個盡興,沒想到他也是個草包。」

    「對,我是草包!」楊東被吳定遠損的一點脾氣沒有,此刻他已經感覺自己喝下去的酒,都已經堆積到了嗓子眼,似乎一張嘴就要吐出來一般,看了看周圍的酒瓶子,他感覺這頓酒也已經喝得差不多了,試探着開口:「遠哥,咱們已經喝了不少了,要不然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差不多了?什麼叫差不多了?我這酒還沒開始喝呢,你就攛掇着要走唄?」吳定遠聽見這話,頓時一梗脖子:「怎麼着,你捨不得酒錢啊?」

    「你看你,喝點酒之後,怎麼跟小孩似的呢。」楊東聽完吳定遠的話,知道他是在拿話激自己,可是眼看着吳定遠繼續這么喝下去,他也怕給吳定遠喝成酒精中毒,只能話鋒一轉,退而求其次的開口道:「你看這樣行不行,咱們換個場合,找個ktv喝酒,行嗎?我雖然不能喝,但是裏面姑娘多啊,我給你找幾個對手,怎麼樣?」

    「你覺得我在酒桌上,有對手嗎?」吳定遠聽見這話,滿臉不屑的開口問道。

    「有沒有對手,不得試試才能知道嗎?」楊東感覺這事有門,也跟着笑了,他說的去歌廳喝酒,也是個幌子,畢竟在歌廳喝酒的節奏比較慢,總比讓吳定遠在這干喝的強,而且過

第一至尊  混子的輓歌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江湖梟雄第二百九十七章 我去醒醒酒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18s 2.327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