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梟雄 第三百五十五章 藏龍北去,紫氣東來

    櫻花園,山路邊的卦攤。筆神閣 www.bishenge.com

    老道看着楊東,眼帶笑意,手指輕點鐵桌:「留個字吧。」

    楊東看見老道有模有樣的坐在桌後,伸手拿起了筆筒中的毛筆,提筆沾水後,又不知道該寫什麼,隨意瞥了一眼手裏的匯源果汁,筆走龍蛇之下,在桌上寫下了一個「匯」字。

    「匯!」

    老道中氣十足的讀出了桌上的字,雙目微垂,輕捏指決:「《說文》有雲,匯者,器也,匚者,同為器也,匚在水邊,敢問閣下做的可是與水有關的營生?」

    「蒙的還算準。」楊東莞爾一笑:「我是做海運生意的。」

    「水邊有口,口閉不上,所以變成了匯,靠海,你吃不飽。」老道一笑,輕輕捋着鬍子:「可否寫下生辰?」

    楊東挑眉,再次提筆寫下生辰八字。

    老道看着桌上的水痕,再起指決,微笑頜首:「金命,劍鋒金者,白帝司權,剛由百鍊,紅光射於鬥牛,白刃凝於霜雪,此金造化,非水不能生,大溪、海水,日時相逢為上格,井泉、澗下,有霹靂助或得乙卯之雷方好,若無雷靂,亦金白水清格也。」

    楊東對老道口中晦澀的一番說辭並未理解通透,但也多少聽懂了老道的意思,開口反問道:「老頭,你既然說我這命非水不能生,溪海為上格,為何又說我靠海吃不飽呢?」

    「金乃少陰之氣,溫潤流澤,五行交替,金生水,故金為母,水為子,水泄金氣,且土生金,金為重勢,水多金沉,若要破此命格,需強金得水,方挫其鋒,如非有大氣運者,金入深潭,十有九隕,而你做的又是海運的生意,海乃是萬千江湖河川之凝聚,為至陰之水,你乃金命,水吸金氣,自然免不開水多金沉的劫數。」老道略一停頓:「你若信我,儘早從海運行業抽身,或可免於一災。」

    「如果我不退呢?」楊東針鋒相對。

    「送你一卦吧。」老道嘿然一笑,沒有跟楊東計較:「可否把掌心借貧道一觀。」

    「免了吧,我這人命硬,不懼鬼神,更不信命數。」楊東這邊剛剛準備第二天去簽署海運業務的合同,就被老道迎面潑了一盆冷水,心中不忿,準備離開。

    「哎呀,咱們來都來了,你就讓他算算唄。」柴雨琪拽住了楊東的衣袖,按着他的左手攤開在了桌子上:「道長,你給看看。」

    老道一笑,觀了一眼楊東的掌紋,隨後又看了看天上的紅日,垂目掐訣:「虎歸山,龍出海,藏龍北去,紫氣東來。」

    「這卦作何解答?」楊東發問。

    「貧道只算卦,不解卦。」老道輕笑不語。

    「道長,那你再給我算一卦唄。」柴雨琪也來了興趣。

    老道一笑,伸出了一個手掌。

    「五百?」柴雨琪開口問道。

    「五卦。」楊東搶在老道前面開口:「這老頭一天只算五卦,多了就不算了。」

    「你怎麼知道?」柴雨琪好奇的看向了楊東。

    「幾年前,我陪一個哥哥來過這裏。」楊東話音落,握住了柴雨琪的手腕:「走了。」

    「可是我也想算卦呀。」柴雨琪不滿的嘀咕着。

    「這山上有的是江湖騙子,咱們再找別人給你算……」

    說話間,二人的身影越行越越。

    「藏龍之軀,病虎之女,註定有因無果,徒增孽緣啊。」

    老道一聲輕嘆,輕輕拂袖,起身離開。

    ……

    楊東和柴雨琪並未聽到老道最後的一番話,兩個人依舊登山,少時便走到了龍王塘水庫的大壩上。

    登高遠眺,明鏡一般的水面上反射着太陽的萬丈金光,細碎的波紋微微蕩漾,讓陽光顯得有些

第一至尊  混子的輓歌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江湖梟雄第三百五十五章 藏龍北去,紫氣東來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17s 2.323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