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梟雄 第四百二十章 自取其辱

    當天中午十二點多。看書否 m.kanshufou.com

    東方酒店,九零九房間。

    李秋陪溫世豪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裏播放的球賽,趁着中場休息的間隙,輕聲開口道:「大哥,現在林忠虎的地已經被咱們拿下了,接下來再想擴張,似乎只能跟長錦地產生搶了。」

    「不行,現在動手不合適。」溫世豪用牙籤在果盤裏紮起一塊火龍果,放在嘴裏輕輕咀嚼着:「咱們現在動長錦,雙方就算徹底撕破臉了,連個緩衝都沒有,這種事得先碰,再談。」

    「咱們跟長錦都已經鬥了這麼久了,還談他奶奶個孫子啊,要我說,就應該狠點收拾這群傻逼!」李秋神色不忿的罵了一句。

    「你也三十好幾的人了,怎麼就靜不下心來呢。」溫世豪微微一笑,並未在乎李秋的語氣,繼續問道:「現在蘭江村那邊,是什麼情況了?」

    「分江而治。」李秋言簡意賅的說了一下當年的形勢,隨後繼續道:「之前蘭江村那邊真正有能力拿下大批土地的,分別是咱們、長錦和林忠虎,剩下那些邊邊角角的拿地戶,都被清了個七七八八,只剩下馬氏的馬吉明,還有千喜工程了。」

    「千喜工程?」溫世豪念叨了一下這個名字:「沒聽你提過啊。」

    「是一個小公司,老闆叫齊德昌,之前趁亂圈了幾塊地,還跟林忠虎的人起了衝突,後來林忠虎都沒出面,齊德昌就他媽撒丫子跑了,現在也不知道他手裏的地誰掐着呢,我一直在找齊德昌,但沒什麼消息。」

    「所以也就是說,整個蘭江村一帶的無主之地,就只剩下馬吉明了,對吧。」

    「沒錯,馬吉明這老小子油鹽不進,之前他留在工地護盤的工人,全都讓長錦地產的人打跑了,後來馬吉明這貨還找了記者過來。」提起這件事,李秋咧嘴一笑:「這件事你不是知道嗎。」

    「於旦康花了這麼長時間,還沒把馬氏的地啃下來,這事有點意思。」溫世豪略一沉吟:「接下來,你也去跟馬吉明談。」

    「大哥,你說的緩衝,指的就是這件事啊。」李秋恍然大悟:「你是想在馬氏的地盤先跟長錦斗一下?」

    「沒錯,我之前避開馬氏,是因為咱們還有其他的資源可以拿,現在咱們已經把自己的事辦完了,既然狹路相逢,那就亮劍吧。」溫世豪語罷,拿起遙控器把電視節目暫停,隨後扶着沙發起身:「走吧,去吃飯。」

    「哎。」李秋應了一句,也跟着起身。

    「叮咚!叮咚!叮咚!」

    與此同時,客房的門鈴還是急促響了起來。

    「誰呀,這麼大中午的過來。」李秋聽見鈴聲,對着門外喊了一句:「小席,看一眼!」

    「好嘞!」套間外面的一個青年聽見立秋的喊聲,起身走到客房門前,伸手將房門拉開了一道縫隙。

    「嘭!」

    小席這邊開門後,還沒等看見外面那人的模樣,房門就被人一腳踹開,隨後一根狹長的槍管子直接頂在了小席頭上,推着他向門內退去。

    「秋哥,家裏進賊了!」小席被一把單管獵頂住額頭之後,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呼啦!」

    房間內的其餘人等見狀,紛紛起身,還有兩人掏出隨身的手槍,指向了進門的人等。

    客房門前,林忠虎手下的駝子舉着單管獵將小席推進屋內之後,外面的七八個壯漢紛紛跟着湧進了屋內,其中還有兩人手裏端着沙噴子,雖然傢伙比溫世豪手下的防止手槍差了不少,但這些人一點不懼,直接跟屋裏的一夥青年對峙了起來。

    「艹你媽的,溫世豪呢,讓他滾出來見我!」駝子身後,林忠虎胸口劇烈起伏,提高音量吼了一句。

    套間裏屋內,溫世豪聞言一樂:

第一至尊  混子的輓歌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 下一頁 (快捷鍵→)
 
版權聲明: 讀之閣江湖梟雄第四百二十章 自取其辱所有小說、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立即和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
最新小說地圖

0.0225s 2.328MB